亚搏app,亚搏在线登录,低调前行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

——湖北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发展调查

  随意猎杀野生动物触犯法律法规,公众对动物制品有客观的消费需求。正当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的发展,在我国却显得格外低调。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全面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其中提出加快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

  在湖北,目前从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的企业以及个人达500家,种类涉及60多个,年产值3亿元。近日,记者走访调查,倾听经营者们的期盼和心声。

  林麝的财富密码

  12年前,许士刚放弃公务员的大好前途,选择在深山里养娃娃鱼。6年前,他又将靠娃娃鱼起家的千万资产投向林麝驯养。

  48岁的许士刚在亲友眼里,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怪人。这个倔强又低调的怪人,成立了房县月亮湾野生动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该县野人谷镇木瓜村月亮湾建起全国最大的林麝养殖基地,林麝存栏量近500头,预计2019年纯收入可在500万-1000万元之间。

  野生林麝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雄麝所产的麝香被称为“软黄金”,既是名贵的中药材,也是昂贵的香料。目前,国内人工养殖的林麝还不到两万头,所产麝香只占药材市场需求的10%,90%全靠从俄罗斯等国进口。顺应市场需求,人工养殖林麝也在近年兴起。

  “从2010年开始,房县娃娃鱼养殖户猛增到两万余户。再好的东西一旦多了,未必是好事。我们这里的自然地理条件适合养林麝,麝香在市场上又如此抢手,应该搏一搏。”许士刚下定决心将重心转移到林麝身上。

  他算了一笔账,麝香现在的市价是每克500元左右,而且十分紧俏。成年雄麝一般每年可产麝香20克左右,一年产的麝香收入就可达1万余元。而成年雌麝每年可繁殖1-3头幼麝,每头幼麝养到8个月时在市场就可卖1.5万元。

 其中提出加快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 蓝孔雀的起死回生

其中提出加快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  不同于许士刚的深思熟虑,46岁的王文教养殖蓝孔雀之初,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没想到这一玩,还玩上了瘾。

  2013年,王文教彻底放弃在广州经营多年的包装材料生意,带着1000多万元回到老家通山县大路乡犀港村,办起蓝孔雀养殖场,取名为“雀寨”。

  在我国,绿孔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允许人工饲养,允许饲养的孔雀为蓝孔雀。王文教最初试养的20只蓝孔雀,下了100多个蛋,仅孵出9只仔雀,没几天就全部死亡。为掌握孔雀孵化技术,他四处求教专家,多次到山东、浙江等地考察。经多番试验,终于掌握了机器孵化孔雀蛋的技术。当年4月,100多只仔雀被成功孵化。他还向养鸡户学习,给仔雀戴上了小眼镜,解决了它们互相打斗的问题。

  2014年,雀寨孔雀存栏量达600多只。王文教介绍,一只孔雀养一年出栏,算上饲料、人工管理费,以及孵化、防疫和死亡率,平均每只成本不到400元,卖到广东、浙江等地一只800元,利润占一半左右。

  2016年,一位广东的经销商与王文教签订了万余只商品孔雀订单。有技术、有销路,他立刻想到成立合作社,当年,雀寨发布“孔雀寄养托管”计划,招募农户加入。按照计划,饲料、技术和防疫由合作社负责,农户只需提供场地并按要求喂养。待孔雀长成后,合作社按每只100元的托管饲养费,从农户手中收回。

  至今,通过这一托管饲养模式,王文教已成功吸收4000余农户参与蓝孔雀养殖。2017年,合作社共繁育仔雀5万余只,帮助农户增收500万元。

其中提出加快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 其中提出加快野生动物驯养观赏等产业。 暹罗鳄的全产业链

  懂技术、有市场,生产出来的商品自然不愁销,但要赢取更大利润空间,依然不够。

  2007年,已在海南积累丰富养殖经验的杨志华回到湖北,注册成立孝感顺利特种养殖有限公司。经过5期建设,公司现有两个养殖场,智能化工厂温棚68幢,鳄鱼数量超过5000尾。

  在顺利公司基地的3号温棚内,记者看到数十条鳄鱼枯木般静静地卧在驯养池中。“这是暹罗鳄。”杨志华告说,暹罗鳄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与一般养殖户不同,杨志华摸索的是一条集鳄鱼养殖、加工销售、休闲观光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道路。2014年,他在武汉东湖高新区生物城注册成立湖北鳄宝生物科技研发有限公司,同时在广州组建分部,从事鳄鱼肉、油、骨、内脏加工技术的研发和鳄鱼皮鞣皮工艺、皮具制品工艺的研发与销售。目前,公司除拥有3项发明专利,还申报了4项实用新型专利,并已成功备案了鳄鱼蛋白肽、鳄鱼血和固体脂等19种产品企业标准,与广州、武汉、北京、大连等地的保健品、化妆品、食饮品生产加工企业结成合作伙伴。

  杨志华透露,2016年,公司完成销售收入2800万元,实现利润1100万元。目前正筹建鳄鱼生态产业观光园,力争打造多位一体的鳄鱼生态观光产业新模式。

  黑斑蛙的入市苦恼

  除技术、市场、产业链打造,人工驯养野生动物还面临质疑身份的尴尬。

  武汉市黄陂区黑斑蛙养殖户陈雄伟每次跟客户谈生意时,都会携带农业部、国家林业部门颁发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经营利用许可证等证明文件,“不说清楚一点,我们养殖的黑斑蛙就卖不出去。”

  湖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养殖户想要证明自己驯养的野生动物拥有合法身份,必须随身携带相关证件。不少市民对人工驯养的黑斑蛙持谨慎态度,说明公众一方面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增强,另一方面对人工驯养野生动物产业还不够了解。事实上,依法有序地开展野生动物的人工驯养繁育,可以减少野外资源的消耗。

  2017年7月,国家林业局发布了《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第一批)》,将9种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野生动物(包括梅花鹿、马鹿、虎纹蛙3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鸵鸟、美洲鸵、大东方龟、尼罗鳄、湾鳄、暹罗鳄6种从境外引进、按照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的陆生野生动物)纳入其中,规定相关单位凭专用标识开展出售、购买和利用活动,避免非法来源野生动物产品流入合法渠道。养殖户从事野生动物养殖,只要种源合法,符合动物防疫条件,一般都能获得政府的许可与支持。

  湖北省野生动物救护研究开发中心副主任李勇表示,全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整体发展水平还不高,上规模的企业有限,产业链过窄过短,在整个林业产业中占比较小,未来结合区位优势、资源优势,还有一定发展潜力。在中心指导下,现已成立梅花鹿产业联盟、蓝孔雀产业联盟、黑斑蛙产业联盟,为企业以及养殖户搭建交流平台,提供相关服务。(记者
赵辉 通讯员 汪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