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越来越成为众矢之的。近日,《每日邮报》报道称,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披露了20多家知名快餐连锁企业使用抗生素的情况,其中汉堡王、星巴克、达美乐比萨以及DQ冰雪皇后等均位列最低的“F”等级,被点名批评。而此前近期,一则“美国35万人逼肯德基停止使用抗生素”的报道广为传播。

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养殖业是否应该“停止使用抗生素”?养殖业使用抗生素真的会对消费者健康造成危害或是会促使人体内产生抗药细菌吗?本文采访了国家兽药安全评价实验室主任、华中农业大学教授袁宗辉与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张宏福,围绕这些核心问题作了详细解读。

动物用抗生素有利于公共卫生

众所周知,人类可以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而养殖业中的动物,如猪、鸡、牛,同样会被细菌感染,当它们发病时也需要用抗生素治疗。这不仅是养殖业自身需求,也是出于“动物福利”的考虑。对于这一用途,全世界都没有太多争议,也不存在“完全禁止使用抗生素”。相关环保组织、美国部分消费者呼吁停用的,其实是抗生素的另外一种用途——促进动物生长的用途。

图片 1

美国快餐业使用抗生素肉已经常态化

上世纪40
年代,一些饲养者把青霉素的发酵残渣加在饲料中喂猪,发现采用这种饲料喂食的动物比用普通饲料喂养生长得更快。1946年,首次报道了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能明显促进肉鸡增重。

虽然对于低剂量的抗生素为何能促进动物生长有多种解释——比如减少了动物体内的有害菌,可以使其更健康,或者减少了让动物生长缓慢的细菌代谢物,从而减少了不必要的免疫所需的营养。但早已达成共识的是,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能起到预防疾病、促进动物生长、改善饲料利用率的作用,最终降低了养殖成本,也改善了畜禽肉品质。

根据公开资料,美国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抗生素用于养殖业,中国虽然缺乏全面的统计数据,但据估计也有一半以上的抗生素用于养殖业。

国家兽药安全评价实验室主任、华中农业大学教授袁宗辉介绍说,养殖业使用更多抗生素很容易理解,因为动物数量比人多得多,而且动物生活环境比人要差,而且人可以按个体给药,养殖业中的禽畜则是按群体给药。

而养殖业中的动物。而养殖业中的动物。袁宗辉介绍说,实际上,很多动物都是带菌生长的,饲料中添加一定量的抗生素用来喂养,这些细菌得到控制后就不会引起疾病,而且它控制住的不仅是动物疾病,很多还是人兽共患病。曾有研究认为,人类的60%以上的疾病,其源头都是动物。从源头上控制住人畜共患病,才能控制这些病原菌直接或者通过动物性食品传播给人。比如在过去,有一种叫“鹦鹉热”的烈性传染病,它是一种由衣原体感染所引发的疾病,动物和人感染后死亡率都很高,曾是影响人类公共卫生的最重要疫病之一,但在动物广泛使用金霉素等抗生素以后,此病就绝迹了。

鹦鹉热烈性传染病在动物广泛使用金霉素等抗生素以后,此病就绝迹了。图为鹦鹉热病毒图片

而养殖业中的动物。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动物营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张宏福也认为,业界公认饲料中添加的低剂量抗生素,可以对动物有5%-10%的促生长作用。而且,在中国,由于养殖业环境更复杂,设施简陋,动物更容易患病,且养殖业从业者管理水平有限,如果不用抗生素,动物发病率会比欧美更高,养殖成本也会更高。

图片 2

而养殖业中的动物。欧盟禁用抗生素更多出于政治考虑

在上世纪70
年代开始,由于认为抗生素的使用可能增加细菌耐药性,欧洲几个国家开始停止促生长用抗生素。1986年,北欧的瑞典率先“禁抗”,1995年,丹麦开始禁用阿伏帕星(Avoparcin),丹麦养猪生产委员会和饲料企业开始承诺自愿减少使用抗生素促生长剂。

而养殖业中的动物。欧盟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绿色和平组织有很大的关系

而养殖业中的动物。袁宗辉介绍说,欧盟全面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瑞典等三个北欧国家加入欧盟有关。1985年,瑞典开始跟欧盟谈判,并将在欧盟禁止使用促生长抗生素作为加入欧盟的条件之一。欧盟为了笼络这几个国家,就在这一问题上妥协了。欧盟于1997年禁用阿伏霉素,1999
年又禁用其他四种抗生素,2006年起禁在饲料中使用所有促生长用抗生素。

“实际上,欧盟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跟绿色和平组织有很大的关系。绿色和平组织不希望在欧盟有养殖业,因为养殖业存在着一定的污染环境问题。但是,法国、德国、英国等许多国家的国民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养殖业,绿色和平组织不好提出直接关闭养殖业的要求,只能从新技术下手,所以他们宣称抗生素对环境有影响。除了抗生素,他们还反对使用激素、转基因等能促进养殖业发展的新技术。”袁宗辉告诉记者。

袁宗辉教授近些年每年都去欧洲考察,目睹了欧盟“禁抗”的现状和后果。他认为,抗生素在欧盟的遭遇,跟转基因非常相似,都是被“绿色和平”这样的组织鼓动起来的,利用大多数百姓不知情,形成舆论,最后影响政治家的决策,但这样的决策并不是基于科学证据。

袁宗辉指出,欧盟的政策是指禁止在饲料中添加小剂量(5-40ppm)的抗生素,用作畜禽促生长剂,但依然可以使用40
PPM以上的抗生素用以预防、控制和治疗疾病。

欧盟“禁抗”政策带来新的问题

欧盟“禁抗”以后,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养殖业成本增加。据统计,2006年欧盟在养殖业全面“禁抗”以后,猪从23kg到113kg的饲料转化率下降1.5%,仔猪成活率降低1.5%,每头猪实际用药成本上升0.25美元。总体而言,每头猪的成本增加了1.25美元。因为养殖成本提高,北欧的养殖业出现逐渐萎缩的趋势,短缺的动物性食品只能依靠进口。

袁宗辉介绍说,在2000年后,欧盟境内用于养猪业的一般重要的抗生素用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一些高度重要或极度重要抗生素的用量却逐年上升,如四环素和氨苄西林。过去用小剂量抗生素就可以控制的疾病,如猪和鸡的坏死性肠炎,由于小剂量抗生素被禁用了,在鸡、猪身上发病率非常高。而一旦发病,还是需要用大剂量的抗生素进行治疗。更为严重的是,感染坏死性肠炎的猪或鸡,在屠宰加工过程中,如果肠道不小心被弄破,坏死性肠炎的病原菌就会污染动物性食品,人接触后也有可能被感染、发病。这都是“禁抗”所带来的新问题。

养殖户是需要抗生素的,如果正规渠道买不到抗生素,便会催生“走私抗生素”。2013年,《荷兰在线》报道了一个走私案件:六名荷兰男子被地方法院指控从中国非法购入抗生素,涉嫌将这些抗生素卖给荷兰北部的鸡农。

此外,由于企业不生产加药饲料,农民就会通过饮水的方式给药。但有些抗生素不溶于水,而且饮水途径给药诱导耐药菌的风险会更高,因为饮水管道会发生渗漏,或者禽畜在饮水过程中会将含有抗生素的水抛散到地面上。总之,严苛的“禁抗”政策给饲料加工企业、养殖业都带来了很大不便。